完满教育

完满新声音

 完满视界 
 完满电台 
 完满留声记 
 
完满新声音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| 完满新声音 | 正文
 
【心情驿站】我可以真正的快乐
2019-11-19 13:10   审核人:   (点击: )

 

 

 

我可以真正的快乐

导听:

对于每个在抑郁长夜里,恐慌不知所措、不被理解的的人,我们想说:嘿,别害怕,我看见你了,世界和我爱着你~

用心吐字,用爱归音,亲爱的听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,您现在收听到的是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校园之声广播电台,这里是荔枝FM133289为你送上的节目《心情驿站》。

首先在节目开头是我们的成长心路,在成长心路中,我们将讲述不同人的成长故事,如果想要分享你的成长故事,关注更多精彩内容呢,就可以下载荔枝app收听我们的节目。

成长心路,说出你成长的故事。欢迎走进今天的成长心路。

世上有一条永恒不变的法则

当你不在乎,你就得到;当你变好,你才会遇到更好的;

只有当你变强大,你才不害怕孤单;当你不害怕孤单,你才能够宁缺无滥。

在今天,还有很多抑郁的人,不被了解、不被理解,因为恐慌、自责、不敢求助,正在经历痛苦:其实在情况变得更糟糕之前,我们都该更了解自己的心理状况,及时预防和改善。

接下来主播想给大家分享一篇来自微信公众号的文章《“那个逗我笑的朋友,得了抑郁症”

01

深圳曾经做过一次发人深省的测试。

来自不同社会阶层,从事不同的职业,有男有女,他们测试的内容也很简单,就是读一段类似下面这样的文字:

“爱了一个少年1574天,其中闹了27天,等了825天,现在连等待的机会都没有了。”

“没吃晚饭,加班到一点,到家整个人都是晕的,好希望有个人可以看穿我的内心,明白我的感受,不离不弃的陪伴我。”

“我经常连哭几个小时,哭到手脚发麻,又有时候像没事人一样,我真的好累我不想上课不想见室友,我害怕学校,我好想休学。”

这个男人,当他读到“爱了一个少年…..”的时候,笑到不能自已,忙着问要不要继续读。

不止是他,所有人读的时候,都毫无例外地笑了。

笑完了之后,他们紧接着就开始随意评价。

“太年轻了,一看就是没有经历过生活”

“你不想学习,我还不想工作呢”

“一看就是单身狗写的”

“哇塞,现在的人都好早熟啊”

“既然这么痛苦,那就分了算了”

可是,接下来却出现了非常戏剧性的一幕,这些人集体变得沉默。

当第一个男人读到:“当你看到这条微博的时候,我已经走了,我熬过了1584天,终于在今天凌晨结束了……”、“我一生没做坏事,为何会这样?”

他心里咯噔一下,陷入了沉默。

原来,他读到的是哥哥张国荣,遗书里面最后的两句。

当这个男人读到:“我以为时间会让我好些,但这几年就算出来了我还是摆脱不了这个想法,抱歉,我不期待有人能原谅我,再见”

——@yan482微博2018年12月12日自杀离世,时年21岁。

他再也笑不出来。

那个说“早熟”的女孩,她读到的是:“我知道我会这样做,是因为我无法忍受和面对未来还要与这些痛苦和剧痛相处。”

——张纯如,2004年11月9日自杀离世,时年36岁。

这是用一生的时间和精力来写南京大屠杀纪实、揭露日军禽兽罪行的作家张纯如。

这个女孩脸色的神情,再也轻松不起来。

那个说“那就分了算了”的女孩,她读到的是:“请理解我的挣扎和无奈,原谅我的自私和懦弱,再见”

——sienna赛娜于2013年2月16日自杀离世。

她之前的笑容,顿时僵住。

是的,他们读到的所有文字,都是抑郁症患者自杀前最后写下的。

这是他们自杀前发出的最后求救信号,可是在别人眼里却成了“矫情”、“好笑”、“没什么大不了”,这是何等的讽刺?

其实很多抑郁症患者,他们刚刚患病的时候,只是想要被理解,被真正的关心和倾听,他们害怕别人异样的眼光,更害怕随意的评价和标签。

他们在自杀之前,都做过同样的事情,会发出求救信号。

但是当他们的求救信号一直被视为矫情,一直被忽略,那么这些抑郁症患者便会放弃自我求救,走上绝境。

02

在知乎有个问题:抑郁症的表现有什么?

最高赞的评论不是症状的描述,不是学术的解释,而是一句戳心的自述:“没人觉得我病了,他们只是觉得我想太多了。”

抑郁症这个病最难最难的就是,完全不被理解。

大家持有的态度是,要么觉得你不是病,是作,要指责你;要么觉得你是精神病患者,要远离你。

两种态度都很残忍。

很多抑郁症患者都有过不被理解的经历。

在一次节目访谈中,乔任梁说:“我们并非一无所有,我们还有病”,当时人们只是觉得他是矫情和搞笑。

在乔任梁生前,他曾多次遭遇键盘侠的围攻和谩骂,他去世前的一段时间里,他的经纪人就注意到,乔任梁关闭了朋友圈,很少去发微博。

因为在那段时间里,他害怕自己说错话,更不想被人议论。

韩国组合金钟铉在抑郁症自杀之前,李泰民曾经推荐一首日文歌给他,平井坚的《恋上你》,金钟铉觉得非常好听,听着听着,突然靠着车窗开始哭泣。

李泰民当时觉得他太“情绪化”了,说着说着还笑了起来。

金钟铉曾经在电视节目上崩溃地哭着说:“大家对于我是什么样的人好像并不关心,没有几个人想去了解我真正的样子,人们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判断。”

于是,他在安排好了所有后事,把钱全部打给姐姐,看着好朋友的电视剧播完最后一集,最后才选择离开。

还有,峨眉山景区那个21岁的女孩,在众人的声声劝阻中,仍毅然决然地纵身一跃,跳崖身亡。

她去世后,人们在她的遗书里面惊讶地发现:

“我不是没有去倾诉过,不是没有尝试过救自己,也不是没有尝试过求救,然而,要不就是被当成笑话,要不(他们)就是觉得我想不开。”

不被理解,不被关心,没有人想要真正了解自己,他们松开一个个想要活下去的理由,直到最后松开那一根救命稻草。

活着对他们来说就已经很痛苦了,还要面对这样的待遇,那他们的心里有多难受啊?

世卫组织数据显示,全球有3.4亿人患有抑郁症,每年因抑郁症自杀死亡人数高达100万人;2009年《柳叶刀》上一篇流行病学调查估算,中国抑郁症患者已达9000万。

根据大数据显示,现在的青年人都有3成患抑郁的风险,有时看着好好的一个人,其实你不知道他私底下在做着什么样的斗争。

就像香港女歌手卢凯彤,三天前还在社交账号上微笑自拍、宣布自己要做一件大事,可是转身就毫无预兆地从20层高楼坠落自杀……

就像乔任梁在电视机前搞怪逗大家笑,经常在微博上发太阳的笑脸,一副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形象,有谁会知道他会偷偷在家里结束自己的生命?

就像那个21岁女孩,在别人眼里活得好好的,有谁会知道她在遗书里面写到:“我竭尽全力去扮演一个所谓正常人的样子”。

现代人的崩溃都是默不作声的,有时看着好好的一个人,你不会知道他的伤口溃烂到何种地步,可能一根轻微的稻草就可以把他压倒。

所以,当你读到别人的人生,请不要随意评价,因为那可能是他们真实的人生。

请不要说他们矫情、玻璃心,抗压能力太弱,没事找事,无端的指责和随意的猜测,只会把他们推入更深的谷底。

愿我们都能被温柔以待,愿我们都能以同样的温柔去善待他人。

最后要对所有患有抑郁症的患者说:你值得真正的快乐,你可以真正的快乐。

(团委广播站供稿)

关闭窗口